“芝麻官”也有大作为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2-09-18 12:25

  “我是我们连队的团支部副书记。”您听到这句话可能会微微一笑,毕竟这团支部副书记算个什么“官”呢?嘿,我原本也是如此想法,可最近我领悟到:“芝麻官”也能有大作为。

  前段时间,政治指导员安排我召开团员大会,征集大家对连队建设的意见建议。接到任务,我犯了难:团员大会往常由团支部书记主持,如今书记休假,我刚当副书记不到一年,组织不好怎么办?

  果不其然,我刚对大家说要提意见建议,大家便七嘴八舌起来:“又提意见建议?没有意见是不是不用写呀?”“我们提建议到底好不好使?”“对啊!有的建议提了几次没回音!”

  我摆手示意大家静一静:“之前确实存在意见建议没有回音的现象,但最近旅队组织团支部书记培训,专门纠治了这一问题,鼓励团支部更好发挥助手作用。”见大家认真在听,我接着说,“团员是连队的重要组成部分、有活力的群体,同志们工作个个不落、标准样样不差,对连队建设怎么可能没有意见建议?”

  接下来事情比较顺利,每名团员都写了意见建议交给我,有的说炊事班的水平有所下降,有的说最近训练有点吃不消,还有的希望连队完善野战健身房、图书室等。在周末行政例会上,政治指导员对此一一作了回应,团员们都很满意。

  从那以后,我的工作积极性更高了。有时见团员战友愁眉不展,我会主动聊两句,从当天的训练聊到他们的烦恼,适时地安慰和鼓励。一班刚转改军士的李陈卓,两年多没回过家,心里着急,我劝他耐心等待正常休假。卫生员赵庆雪积极备战军考、次次集训考试名列前茅,最后却榜上无名,我开导他:“只要拼尽全力,即便没能开花结果,至少不会后悔。”看着他们露出久违的笑容,我感到没有辜负肩头这份责任。

  这些事情让我认识到,年轻战友自尊心强,有时虽然渴望倾诉,但对连队干部和班长常常羞于启齿。我作为连队的军士、团支部副书记,有义务给他们加油鼓劲,哪怕聊几句天,也是一种解压、一份温暖。

  您说,我这样算不算有大作为?

  (整理:常宴宇、李 星)

(责编:马昌、王欲然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